專訪竹山【恆誠茶園】第二代張顥嚴 | 新聞 | Jamin

【恆誠茶園】第二代張顥嚴,台灣大學農業化學碩士畢業,去年初決定回竹山承接自家經營近20年,從事自然農法的茶園,然而自2011年父親中風後便已擱置。當初父親中風時,茶園也曾經交給有心人士經營,但不久後對方便打退堂鼓。每次回鄉,爸爸耳提面命地要顥嚴回家接茶園,媽媽卻一直叫他不要回來,因為農事的辛苦,即使是從小在茶園幫忙長大的孩子也難以想像接受。

恆誠茶園顥嚴
當天顥嚴一家人在茶園老家與小編和友人侃侃而談

面對完全不同立場的父母親,學農業化學的顥嚴幾經反覆考量掙扎後,還是選擇回鄉,因為念碩士時他跑遍全台灣做土壤調查,用相同方法調查自家茶園,發現已被改造成富含有機質的黑沃土。那種感動,是自民國79年開始,父母努力累積20年的心血,現在他決定承接這份瑰寶。

恆誠茶園張顥嚴

張爸爸原本是老師,當他決定要做大地的醫生時,家族世代是中醫師的張媽媽雖然強烈反對,然而因丈夫懇切殷求之下,最後仍選擇支持。中醫常說的「上醫醫未病」,預防勝於治療的預防醫學。實際上才是現代社會應積極推行的概念。顥嚴落實這個理念在他的茶園,他不用任何藥劑防治害蟲,因為自然生態自有一物剋一物的道理,肉食性的昆蟲會把草食性的一級消費者當食物吃掉,降低茶樹受危害的風險。用說的很容易,做起來卻要突破一關又一關老天爺設下的關卡。

恆誠茶園

因為從不使用除草劑,望著隨時都在茂盛長大,大片又大片的雜草,把去年七月種的1萬株小茶苗層層圍繞,沒有陽光、沒有生長空間、空氣不流通......真的很令人氣餒。有機茶園的重建之路,顥嚴從早上五點起床,帶著張媽媽摸黑做好的兩個便當上茶園,一直到晚上七、八點才休息,有時候真的太累了,就在茶園老家睡覺。

恆誠

顥嚴說:「自然農法的管理,讓人摸不清楚其底線,其實理論是很清楚的,簡單來說,就是透過生態系的平衡,達到不用藥控制病蟲害的目的。所謂生態系的平衡,就是一級生產者、消費者、掠食者、腐生動物等,都非常的健全,並且有足夠的生活空間。 

問題在於人們所想地足夠,和真實總有落差,而環境只會用結果來回答你。舉例來說,在新栽植的一區茶葉原本長得非常漂亮,很認真地除草後,看起來神清氣爽,然而,五月初天氣悶熱,卻發現近五成的茶苗幼葉捲曲,原來是中了小綠葉蟬。這下可好,原先是最好最漂亮,小綠葉蟬叮咬後就變成成長狀況最差的樹苗,這情況實在令人低落」。

恆誠茶園2

小編去採訪時也不禁替他著急,往往好不容易左邊的地,手工拔草拔完,整理好的漂亮樹苗,但右邊的雜草又已經全部冒出來齜牙裂嘴地囂張。此刻,顥嚴已經很淡定了回說,他已經能接受了,因為你一個人在山上痛苦乾著急也沒有用,有時後就是要透過這機會,放空自己的成見,靜下心來觀察。過去八年生活圈都在台北,顥嚴幾乎就像是半個台北人,然現在就像突然被連根拔起,回到故鄉土壤被重新種下,在熟悉又陌生的環境下,他學著要放下,靜坐在茶園中的一角去觀察,他體認到從書本上學的理論再怎麼漂亮,在缺乏現實背景的前提之下,再華麗也派不上用場。

恆誠茶園竹屋
陳春旭攝

每次一點一滴的累積,茶園正在慢慢改變中,不但新植下一批茶苗,同時也將農場建築群逐步增加、整修,今年顥嚴新建造一棟竹屋,概念構想是源自於他任職於建築師事務所,推廣竹構、綠建材、自力造屋概念的台大學弟,從運送竹材、整理基底、地基灌漿......等工程,全部自己參與。過程雖遭遇許多困難,逐步克服的過程中,也看到顥嚴在沒有很多資源的情況下,仍堅持一步步向前邁去的毅力,據他表示,構成的竹屋會像一座黃澄澄的宮殿,屆時就請大家拭目以待囉! 

未來,希望會有更多的朋友來拜訪【恆誠茶園】,無論是踏青、拔草,提供勞力上的協助,夏夜看螢火蟲聽蟬聲、冬天生營火把酒言歡。雨後的山上,也許會碰上一群獼猴沿著電線杆盪過樹枝,大猴帶小猴巡視田地。體驗農事生活,目的是希望恆誠茶園所推廣的體驗教育能讓人更容易親近、接觸大自然,對於退休後想要有一塊田地懷有田園夢的朋友,也可以藉由體驗農務生活,階段性的接受這種生活的可能性,這一切,不妨就從悠閒的嘗試開始。

【恆誠茶園】
地址:南投縣竹山鎮桶頭里鯉南路342號
若想要體驗自然農法與茶園農務生活的朋友,請先致電預約!

我要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