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天空的院子】古醫師篇 | 新聞 | Jamin

天空的院子是培鈞與他表哥古醫師兩人合力一手打造的。簡單來說,是培鈞大二時在大鞍山城騎車亂繞發現這座荒廢的古宅,畢業後開始籌措資金、聯絡產權所有人與各銀行商議籌資,找對建築有狂熱的醫生表哥一起恢復古宅原貌,表哥辭職一年,找師傅與工人一同上山,從設計到施工,完成了有「全台灣最美民宿美名」的【天空的院子】

 天空的院子6

實際上卻是困難重重,因為當初沒有銀行願意貸款給這兩位年輕人,古宅是木造易燃,多數銀行評估沒有價值,跑了20幾間銀行找不到資金;古宅的子孫早已離開此地,分散北上有些人早已移居國外多年;家族強烈反對長孫醫師正事不做,兩人背負千萬負債做白日夢;施做的師傅一聽就知道古醫師是沒經驗的菜鳥,很多東西都不懂還堅持要按照古法原建;古宅建好了但沒有人知道山上有間民宿,客人不來每月的貸款還是要繳......每一道關卡都是會使人沮喪到要放棄的關口,熱情到底有多少?能夠源源不絕地湧冒出來推使自己,感動他人,讓大家都心甘情願做一群想幫助他們圓夢的傻子。

天空的院子

小編這次非常幸運能夠碰到主導修復天空的院子籌劃人--古醫生,偶爾回來院子看看的他,趁管家請教他院子建物需要修復細節的同時,拜託他講個管家也想聽的導覽。即使我們無緣參與,他口述的過去一定更接近當初的真實,也能暫且一窺百年古厝修建的艱鉅。 

天空的院子1

一開始古醫師客氣地說他只是回來看看,經不起我們的拜託,他引領大家到後院石頭堆疊建高的平台,從頭開始。從後往前鳥瞰ㄇ字型建物,左右兩邊長短不同,不對襯是因傳統上左尊右卑,左一定會多於右,古醫師指著我們腳踩著的後院石板,他說:「這塊平台的基部,每一塊石板,同樣的寬和厚度,但是每個長短都不同,要如何平整地排列組合成一個平台?」,這是數學題目吧?!小編想要裝冷靜,但眼神開始游移,我想像不出這底部長度不一的石頭,如何平整地排列組合成一個平整的長方形啊。

天空的院子2

古醫師是個很好的講解人,從廚房手工貼制的西班牙風磁磚流理臺,講到印尼峇里島風的家具。他時不時會提問,像是廚房的排水管要怎麼接出去?讓管家們和小編前後左右門前門外蹭腳蹲下,去查看古醫師所指出的細節,於是乎,摸摸嗅嗅看看,一樣的路走過數十遍卻像是從未認識她一樣。於是乎,在這些乍看之下無差別的細節中,在古醫師手裡又活靈活現的表露無遺,揭開雲霧之下的薄紗,理解與想像並存。

天空的院子7

「我都想好了」古醫生說,「最忙的時候這裡有50幾個工人同時在工作, 木工、水電工、庭園造景的,我跑來跑去告訴他們要怎麼做」, 古醫生眼睛在暗夜閃亮,無疑地他當時正在做最喜歡的事情。

天空的院子4

從兩個大男孩的夢想經歷家族革命到父母親的全力支持,每次想到總令人不禁起雞皮疙瘩。站在院子的一角,絲毫看不出當初照片裡的殘破,只覺得這一刻的靜,是幅水彩畫, 暈黃燈泡平拖散漫照在走廊,刻在石版的青苔濕潤。坐在一角望向院子,空氣中瀰漫古醫生的話語,每一次都是在述說傳奇,感動聽者。

「我覺得是天空的院子來找我的,當整間院子重建好時, 我坐在水池旁看著,心情也沒有特別激動也不是想哭的感覺, 只是有一種做好了的感覺,我心裡告訴他,不要再來找我了,真的太累了」, 瘋狂的事情不是一剎那,而是一整年365天,幾次又幾次的不眠不休,狂熱支撐著在海拔850公尺的山上,荒廢40年的老屋在365天後重獲新生。

我要留言